当前位置 主页 > 最新活动 >

关于《眉间雪》二三事 观《眉间雪》有感

作者:侠客 来源:未知  点击:715

碗碗想了想,给我发了个表情,

→ 袁姗姗呐喊着“屎里有毒”

我没理她继续说

【我脑洞都要开了,她可能在等人,她有师父么?】

碗碗说

【不知道,但是她没亲友。】

我说

【你现在不就是她亲友嘛】

碗碗说

【也许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等谁,好像根本不会有人回来,却又心存侥幸的想着万一呢?】

我说

【也许她本来准备洗洗A了 ,结果捡到你个逆徒,还想着终于有能说话的人了。】

然后你一言我一语,脑补了一个奇葩的旷世绝恋,最后我们两矫情地哭了。

最后我说,【做首剧情歌吧。】

她含泪点点头,【好好好,做做做,你快去做。】

我说,【好好好,做做做,别说的跟你没关系,你也做。】

我们俩一起点头,【好好好,做做做,叫大湿去做。】

然后我撸起袖子就给大湿把我们的聊天记录全都截图过去

清舆大湿憋了半天说

【我特么一看到你写的东西就想给你重新排个版!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要随意换行!】

我说

【大湿,我们做嘛】

她说

【…………】

我想:她要么就是对我们的脑洞不感兴趣,要么就是觉得我是个变态

于是我跑到我师父小水那去找安慰去了

果真得到了我满意的答复

【卧次奥!我都看哭了!需要我帮忙随时说。我全力配合。】

我就知道!就算我给他看一坨SHI,他也会说

【忌廉廉,这坨SHI好特别哦。】

这就是我师父,我的心灵鸡汤,专业的。

然后大湿出现了,问

【你想怎么做?】

计划通!(此处应有“叮”的音效!)

然后,我和绾绾弄了个奇葩初稿,大湿看了之后问我

【好像不是你们之前的脑洞啊?要不要我重新给你排个版?】

我问

【我们之前是想讲个什么故事来着?】

大师

【我不记得了。】

我说

【完了,我也不记得了。】

这个时候,碗碗上线了。她说

【你造么】

我说

【我不造】

她接着说

【我那个师父A了】

我说

【怎么回事】

她说

【昨天她问我要不要带我刷本,我说不要,她说哦。然后今天我上线M她,那边回说:不是本人,这个号是我昨天买来的。】

我说

【我好像想起来我们要讲一个什么故事了。】

关于《眉间雪》的二三事

——作者:忌廉

写下这篇文章的直接原因是几个小时前有人问我原型故事是什么

而深层原因是双十一我支付宝里钱不够,心塞失眠

其实它就是个很狗血的故事,

我和碗碗在同一时间分别死了情缘,

那晚,我们两站在主城看着成都的月亮,

拉着彼此的手,含着泪,郑重地做出了对彼此的承诺!

【告别这个游戏!好好面对现实生活!】

然后一扭头,这个小浪蹄子就换了个乡下服练了个小号。

一日,她YY上敲我,跟我说

【我师父好烦啊】

我问

【你哪个号的师父啊?你他妈师父实在太多了我记不住!】

她截了张图给我说

【小秀秀】

我一看,顿时就怒了

你他妈背着我玩小号!!!!!!!!!!!

你他妈背着我玩小号就算了!!!!!!!!

你他妈居然还给一个27级的小号买外观!!!!!!!!!

你买外观也就算了!!!!!

你他妈外观还一买买仨!!!!!!

你考虑过穷人的感受么!!!!你的人性呢!!!!!!

妈个鸡!

你买!我也要买!!!!!

于是我一边打开游戏商城,一边听她娓娓道来

【我师父问我要不要带本,我说不要她就跟着我】

【我和她又没话说,好尴尬啊!】

【她说她几个号的日常代练做完了,不知道还能干 什么。】

我说

【你师父居然能够同时用代练养几个号,肯定是个土豪,你那个服叫什么,我这就去把号转过来。】

然后她无视了我的问题,继续说:

【她有十几个号全是秀秀。】

【她说她给每天上线就给她的秀秀们刷悦,好可怕。】

我终于忍无可忍说

【呵呵呵呵呵呵呵,我只知道你有几十个小号,而且每个小号都有挂件和外观】

好了,彻底聊不下去了。

第二天,这个小浪蹄子又来敲我了

【我师父玩了十几个秀秀,技能都搞不清楚】

【我在这做任务,她一直M我,说她第一次打JJC好紧张,紧张的快哭了!问我怎么打。】

【她打完JJC了,说要带我刷本】

【我就是想一个人安安静静做任务,她又不说话了就跟着。】

我说

【你这个人怎么这么不知好歹!送上门的代练都不要!】

好了,又聊不下去了

过了两天,这个小浪蹄子果然还是来了

【我真是无语了,她说她副本都没打过,问我怎么打,我怎么讲得清楚】

我说

【都把游戏玩成这样了怎么还没A,真不知道是什么支撑着这些单机党还在坚持玩这个游戏。】

碗碗想了想,给我发了个表情,

→ 袁姗姗呐喊着“屎里有毒”

我没理她继续说

【我脑洞都要开了,她可能在等人,她有师父么?】

碗碗说

【不知道,但是她没亲友。】

我说

【你现在不就是她亲友嘛】

碗碗说

【也许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等谁,好像根本不会有人回来,却又心存侥幸的想着万一呢?】

我说

【也许她本来准备洗洗A了 ,结果捡到你个逆徒,还想着终于有能说话的人了。】

然后你一言我一语,脑补了一个奇葩的旷世绝恋,最后我们两矫情地哭了。

最后我说,【做首剧情歌吧。】

她含泪点点头,【好好好,做做做,你快去做。】

我说,【好好好,做做做,别说的跟你没关系,你也做。】

我们俩一起点头,【好好好,做做做,叫大湿去做。】

然后我撸起袖子就给大湿把我们的聊天记录全都截图过去

清舆大湿憋了半天说

【我特么一看到你写的东西就想给你重新排个版!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要随意换行!】

我说

【大湿,我们做嘛】

她说

【…………】

我想:她要么就是对我们的脑洞不感兴趣,要么就是觉得我是个变态

于是我跑到我师父小水那去找安慰去了

果真得到了我满意的答复

【卧次奥!我都看哭了!需要我帮忙随时说。我全力配合。】

我就知道!就算我给他看一坨SHI,他也会说

【忌廉廉,这坨SHI好特别哦。】

这就是我师父,我的心灵鸡汤,专业的。

然后大湿出现了,问

【你想怎么做?】

计划通!(此处应有“叮”的音效!)

然后,我和绾绾弄了个奇葩初稿,大湿看了之后问我

【好像不是你们之前的脑洞啊?要不要我重新给你排个版?】

我问

【我们之前是想讲个什么故事来着?】

大师

【我不记得了。】

我说

【完了,我也不记得了。】

这个时候,碗碗上线了。她说

【你造么】

我说

【我不造】

她接着说

【我那个师父A了】

我说

【怎么回事】

她说

【昨天她问我要不要带我刷本,我说不要,她说哦。然后今天我上线M她,那边回说:不是本人,这个号是我昨天买来的。】

我说

【我好像想起来我们要讲一个什么故事了。】

……
Copyright © 2002-2011 lenovoprinter.cn 雷霆之怒私服 版权所有